湖北紅十字會回應“口罩失誤”,這些慈善機構是橋還是墻?

自動草稿

1月31日下午,針對將1.6萬個“N95口罩”分配給未有發熱門診的民辦醫院,湖北省紅十字會官網回應表示,因工作失誤導致捐贈信息發布不準確表示歉意。一面是涌入的社會捐贈,一面是急缺的醫療防護物資,湖北省紅十字會等五家慈善機構,扮演的是橋還是墻?

口罩分給了誰

1月30日,湖北省紅十字會在官網上公布了第一批次防控新型冠狀肺炎捐贈物資使用情況。其中顯示,北京某公司捐助的3.6萬個N95口罩分別流向武漢仁愛醫院(1.6萬個)及武漢天佑醫院(1.6萬個),以康復醫療為主的榮軍醫院收到口罩3萬個,而一線發熱門診協和醫院僅收到“陜西韓女士”捐贈的口罩3000個。

據悉,武漢仁愛醫院并未包括在此前武漢衛健委發布的發熱門診和定點醫院名單之中。武漢仁愛醫院為民辦醫院,其官網簡介稱是以婦科、產科、口腔科為重點專科基礎,集醫療、預防保健、科研為一體的二級綜合醫院。據武漢仁愛醫院官方微博于31日10時許發布的內容顯示,該院院長帶領醫護人員為周邊社區居民和社區工作人員送去預防中草藥湯。該微博隨后被刪除。

而與此同時,協和醫院作為第一批24小時開放發熱門診的定點醫院,物資嚴重不足。30日中午,武漢協和醫院醫生在微博求助,表示協和醫院的物資即將全部用盡,懇請社會幫助。醫生在微博上發圖稱只能自行用布制作口罩、用垃圾袋自制防護服。

湖北紅十字會在回應的說明中表示,1月26日,一家愛心企業向湖北省紅十字會捐贈3.6萬個KN95口罩。該型號產品不能用于新冠肺炎治療定點醫院一線醫護人員防護,但可用于普通防護。當時,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武漢仁愛醫院向省紅十字會發來緊急求助信息,申請緊急救助,提出也參與了新冠肺炎防治工作,在本醫院也有很多發熱群眾候診就醫,急需防護用品。經溝通,本著人道救急的客觀需求和當時的物資現狀,捐贈給武漢科技大學附屬天佑醫院1.8萬個口罩、武漢仁愛醫院1.8萬個口罩。

“忙中出錯”

除了口罩事件,疫情中的湖北慈善機構已經多次“忙中出錯”。1月30日,湖北省紅十字基金會稱與中華思源工程扶貧基金會未達成執行意向,故先退回了撥付資金。但在其所附付款回單中,將“支行”寫作“之行”,引發公眾對于款項真實性的質疑。

昨日,網上流傳武漢市紅十字會要求醫院拿“介紹信”領取物資,該做法也引發了公眾對于物資撥付效率的質疑。雖之后武漢紅十字會稱未有此事,但真實性尚存疑。

在捐贈資金使用方面,武漢市慈善總會1月30日發布的《關于新型肺炎防控社會捐贈款使用的公告第1號》顯示,由市新型肺炎防控指揮部統一調配使用市慈善總會社會捐贈款7.88億元,另外市紅十字會0.5391億元,共計8.4191億元。其中一億元用作新建2個傳染病醫院。對于火神山和雷神山醫院的建設是否需要使用社會捐贈款項,也引發了不少爭議。

一面是涌入的社會捐贈,一面是急缺的醫療防護物資,兩者之間的慈善機構是橋還是墻?

據湖北省委副書記、省長王曉東介紹,截至29日12時,全省慈善系統、紅十字會系統累計接受捐助資金42.6億元;截至1月30日12時,省紅十字會、省慈善總會、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累計接受捐贈物資615.43萬件,所有到漢物資兩小時內必須分配完畢并發往各地。其中,包括醫用防護服2.66萬套、N95口罩47.9萬個、醫用一次性口罩172.87萬個、護目鏡3.93萬個等。定向捐贈的物資,已按照捐贈人意愿送達接收單位和地區;非定向捐贈物資,由各級疫情防控指揮部,根據病人救治和防控需求進行分配。

然而,數量龐大的社會捐贈要到達終點,還有不少難題。通道有限、機構人手不足是主要原因。1月26日,民政部發布《關于動員慈善力量依法有序參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公告》(下稱公告),指定湖北省紅十字會、湖北省慈善總會、湖北省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武漢市慈善總會、武漢市紅十字會5家接收慈善組織為湖北省武漢市疫情防控工作募集的款物。

湖北省委副書記、武漢市委書記馬國強也多次強調,所有捐贈的物資一定要通過紅十字會,它的目的就是要讓捐贈者捐贈的東西能夠及時準確登記在案,捐贈的物資、資金的使用能夠登記在案。為了統一歸口,避免在現在疫情防疫防治的這個過程中由于混亂,被某些人或者有一些人來鉆空子。

武漢市紅十字會常務副會長陳耘此前表示,武漢市紅會僅有十余人,湖北省紅會有二十多人,統計局又調配三十人負責物資清點,再加上50個志愿者,人手完全無法滿足工作所需。

建議開放民間通道與政府調配結合

雖然湖北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表示,分配權不在紅會這邊,紅會只是接收捐贈物資入庫,并進行登記,具體物資分配和調配交給衛健委和疫情防控指揮部,統一根據醫院需求申請進行調配。但面對缺乏防護的醫生,物資的調配必須與時間賽跑,解決慈善機構及相關分配機構的低效問題刻不容緩。

北京荷風藝術基金會高級顧問夏彧歆認為,是湖北省和武漢市方面在緊急狀態下的應急管理制度和程序不健全造成的。“至今,我沒有看到湖北省及武漢市官方發布的各類防控物資的供需信息匯總。只有有關信息及時發布,社會各界才能有序、有目標、有方向地為疫區籌集資金和物資。”

面對慈善機構的信任危機,有網友建議,可以開個網絡直播,直播武漢紅會的工作流程,并申請衛健委的物資下撥流程也隨時并機直播。方便全國人民隨時監督,公開透明。

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葛云松也撰文表示,民政部門可以協調那些活躍的慈善組織,建立一個技術可靠、使用便利的平臺,將它們各自的信息匯總起來,為有需求的機構和個人提供求助平臺,也為捐贈意向人以及慈善組織的決定提供有效信息。要求慈善組織將相應款物交給五家機構、由它們執行定向捐贈。所增加的信息溝通、物資清點交割等事務,完全是不必要的。

”政府統一去調配政府渠道的資源是沒有問題。但社會捐贈和稅收資源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社會捐贈應該尊重捐贈人意愿。”清華大學公益慈善研究院副院長賈西津表示。雖然有定向捐贈,她也擔心,僅靠五家公益組織,無法及時處理一些小額定向捐贈。她表示,公益機構和社會力量分散決策和政府統一調配結合,才能既有力度又能照顧到多元性,尤其是照顧到弱勢群體、被忽視群體的需求。

北京商報記者陶鳳 王晨婷

本文鏈接: http://www.uhctru.tw/a/30532.html (轉載請保留)

本文來源于網絡或投稿,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觀點不代表本站立場,請核實內容準確性!本站編輯聯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發表評論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 必填項已用*標注

評論列表(1條)

  • 鍵盤俠
    鍵盤俠 2020年2月6日 下午4:05

    終究是團隊之間的代溝問題,沒有一個能施發號令的就像一群散沙!

内蒙古十一选五手机套